港臺風云變幻時,我們是華人民主實驗瞭望臺。民間群情而起時,我們是兩地社會情緒探測儀。兩岸三地觀人及己,在理解中消誤解,在欣賞中增互信。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23

“狐仙”并不是單純由志怪小說塑造出來的,盡管很多人是通過讀《聊齋》《子不語》才知道狐仙。在東北很多地方的民俗里,至今還有“狐仙崇拜”,比如東北人常說的“五大家”或“五大仙”,其中就包含狐仙。這跟東北自古至今遺存的薩滿文化和動物崇拜有關。在中原地區,對狐的記載,從《詩經》《山海經》開始就有。不過,《山海經》時代的“九尾狐”還是祥瑞象征,等到漢代以后,狐貍才慢慢被認為是“妖獸”。而在唐代之前,狐貍還是獸的模樣。唐代傳奇小說興起,狐貍和人形融合起來,擬人的“狐仙”模樣越來越多出現在小說里,從唐宋的《廣異記》《集異記》到明清的《封神榜》《西游記》《聊齋》,都是這個路數。我們現在對“狐仙”的印象,倒是更多是被這些傳奇小說塑造出來的。至于為什么選擇狐貍,而不選擇狗、貓、雞、鴨等其他動物來作為文學形象。我個人認為,一是可能和狐貍的長相有關,畢竟形象比較妖媚、神秘,發出的聲音像小孩子,比其他家畜更可愛,也更具備文學化的底子。二是因為狐貍會偷人畜養的家畜,行蹤不定,破壞家庭收入和生活物資,人們對它充滿怨恨,編故事時也更想用狐貍的題材。第三可能跟民間長期流傳的狐仙崇拜等民俗有關。當然,還有其他解釋,暫不一一舉例。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